阿寸

冷西皮爱好者

【青也】太阳缓缓落在西边的树梢上(1~3)

狐妖青x道士也


近现代


道士下山抗日梗


【【【【【【【转世梗】】】】】】】就不多做预警了


文绉绉婆婆妈妈文风 一个场景反复出现 混乱插叙 ooc我的






1






山深了,连蚊子都是蛮横无比。后山的老林子密不透风,阳光照下来不带一点热度,小道士浑身是汗,手脚冰凉,野蚊一点不怠慢,隔着长衫把人咬了一身包。




老道士说过,后山的树都活成精了,招惹不得。树脚下采药的时候,得先磕三个响头才能上镰。小道士曾深信不疑,每每采药前必磕三个,头盖骨磕在泥土上没声儿,湿泥把额头拍的啪啪响。




林深有一处空地,矮草上孤零零的长了几棵树苗,据说是天资极佳的精灵失控给夷平了。也因此这边的阳光很好,快中午的时候,王也会坐在草地上解决几个馒头或烧饼。然后可能会小憩一会儿,但那样容易睡过头。下山晚了,师父就会担心,免不了一顿臭骂。




可能是太阳太舒服了,也可能是草皮太柔软,王也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。


















王也背着竹筐下山的时候已近黄昏,小师弟坐在道观门前的台阶上,老远看见他就跳起来,一路小跑过来非要给人帮忙背竹筐,王也就由着他背。




前脚进门,后脚还没抬起来,后院就有人喊他过去。扯着嗓子应了一声,还没走到院墙,就听见师父责怪师兄大喊大叫,连忙跑过去帮师兄解围。师兄顺势往他身后一闪,一手揽过王也的肩催促师父讲正事。




不知为何,今天的师父跟平时不太一样,似乎是年轻了一点??




老道士叹了口气,脸上的沟壑跟着一起动了动,“令堂今天来过,说是日本人已经到城边儿了,卫国将军带兵驻守,怕是许久回不了家。令堂也得跟去,临走来看看你,给你拿几件干净衣服。国难当前,希望你能支持你父亲。”




王也抿了抿嘴,点了点头。没有说什么。
















恍惚间听见有人在叫他,扭头一看,师兄口中念念有词,一巴掌就甩在王也头上。王也心里咯噔一下,眼前一黑,猛地坐起来。




“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?”




王也这才回过神来,正瞥见一只白狐飞快的窜进黑色的树林。晌午留下的热度早已被林地的潮湿吞没,空气中弥漫着丝丝冷气,眼瞅着太阳在西边的枝桠上摇摇欲坠。




立秋一过,白天就过得快,回到观里的时候,天都擦黑了。一缕炊烟消散在暮色中,王也心慌起来,小老头又要揍他了。没采到缺少的药材,也没按点回来打扫院子,脏衣服还在框子里没洗。




等等,为什么这些事都得我一个人干?




王也抬头看着夜风中稍显萧瑟的破观,脑海中一闪而过它曾经的样子。




这观里,明明只有我和师父两个人啊……






2






他七八岁时被送进来,便一直是师父遇义一人带他。遇义道长懂医,山里又闭塞,附近的村民常常来求医问药,也都会顺带祈个福,求个丰衣足食,合家平安。




遇义知道王也自小便和寻常小孩儿不同,不动声色,安于现状。十年未见其变化,心性仿佛在出生那刻起就已经老去。好在王也并不木讷,会和遇义分享有趣的见闻,跟村民扯闲话,当然也会惹遇义生气。




王也刚来道观的时候,还没扫帚高。后山的狐狸闻见生人味儿,常来溜达。狐狸不怕遇义,把道观当后院。遇义也不怕王也被狐狸叼走,该念经念经,该打坐打坐。王也只当那狐狸和以前常来串门儿的野狗一样,也不做声。




王也越长大,能干的活就越多。采药砍柴,做饭洗衣样样都扛下来。甚至帮观里通网线,教遇义发朋友圈。十年,观里翻修了一次,通了公路,养过几只猫,村民变少了,旅客变多了。王也也长的比扫帚高了不少,狐狸也不来了,串门儿的野狗换了两三批。只有院里的大榕树春去秋来,没有什么变化。如果除去被王也调皮扯断的大片枝干的话。




遇义生于乱世,父母皆死于战乱,他被人托付观中。




那时的遇义还是个小娃娃,观里很热闹,榕树还没这么高,这么老。




然而国难当头,师兄们分分下山参加抗战,道观也一天天冷清下来。战争愈演愈烈,师兄们一个个离开杳无音信,最后竟只剩下遇义和小师兄、老师父三人。




遇义知道小师兄的爹是将军,老蒋的得意门徒。那几年战事吃紧,小师兄的父亲在前线兵败,很快连家里的信也收不到了。平日里温和的小师兄在观里静坐了三日,后山的狐狸也在门口陪他坐了三日。




那天大清早,叫醒遇义的是师父,不是小师兄。遇义头蒙着被子泪流不止。




下山的道士们一个都没有回来。几年后师父也驾鹤西去,观里就只剩下遇义一人了。




兴许是心底还有希望,也可能只是无处可去,遇义竟一人守了这破观七八十年。早些年一些猎户会来拜一拜,以前常来的狐狸也会时不时来看看他。后来猎户都搬走了,来的人就更少了,偶然下山在集市上给人看病,这才开始有村民慕名求医。




后来狐狸也不怎么来了。




遇义知道狐狸是来等小师兄的。这狐狸是成了精的,小师兄背地里会唤他“狐仙大人”。狐仙能化人形,青丝白衣,一副书生模样。遇义偷看过小师兄和他相处,狐仙像只猫儿一样黏小师兄,小师兄笑着唤他“青”。




遇义养过很多猫,却从没有给过一个名字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伴他左右的除了院子中央的大榕树,就只有这些狗儿猫儿。




一年夏天,遇义正费力的打着水,老远就听见鞋子踏在石阶上的声音。待他累的满头大汗,将一桶水提上来,脚步声刚好停在门口。是一个看起来很体面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小男孩儿。




男孩儿的眼睛不似同龄人那样灵动,遇义觉出一丝熟悉,于是应了中年男人的嘱托,收下了这个小孩儿。




其实遇义本无收徒之心,男人跟他说的话仿佛耳边风,只是他盯着院中榕树发呆的时候,刚好看见了消失了很久的狐狸掠过榕树下站着发呆的男孩儿。






3






王也又在空地上睡着了,狐狸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在附近转悠了一下午。眼看天色渐暗,王也还是没有醒来的意思,狐狸嘴上嘟囔着“又做什么梦了吧”之类的,还是过去把人一巴掌拍醒了。




只见王也迷糊了一会儿,看了看西边枝桠上摇摇欲坠的红日,就背着竹筐摇摇晃晃的下山了。狐狸叹息一声,消失在大山深处。
















那一年狐狸刚从一次长眠中醒来。




还带着浓重睡意,遇见了一个同样喜欢睡觉的道士。




在林子里那片不长树的嫩草上,是狐狸刚刚开智的时候给毁的。百年来没再长过树,狐狸也喜欢在这里晒个太阳。




一开始只是想装模作样的吓一吓小道士,哪知道小道士理都没理他。




干脆化作人形,小道士还是没有搭理过他。只是再也没在草地上睡过觉。




“道长莫要急着走呀!”狐狸终于叫住路过的小道士。




小道士这才停下来瞧他。




“你我算是这山上的邻居,见我为何不打声招呼?”狐狸坐在树杈子上,一脸委屈。




小道士饶了饶头,似乎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,他思索一下笑眯眯开口道:“是有些不合礼数,我先跟狐仙大人赔不是了。只是我师父讲不要跟山上的仙人讲话,怕被勾了魂魄,食了精血!这才…一直未敢跟您打招呼…”




“那你怎的又理我了呢?不怕我一个不高兴把你啃的连骨头都不剩?”狐狸说着还亮了亮自个儿的犬牙。




“我这上山遇见您都个把月了,您要害我早害了,还用跟我打声招呼吗?再说了,您要真想害了我,我也跑不掉啊……”小道士似是有些犹豫的看了狐狸一眼,像是真被自己的话吓到一样。




狐狸被这油嘴滑舌的小道士逗得咯咯直笑,忍不住从树上跳下来跟着这小道士一块儿走上一段。




从那以后小道士又开始在草地上逗留,狐狸跟他分享最甜的野果,带他去看没人知道的美景,甚至偷偷跟他回到观里。




“你都不怕被师父和师兄他们逮住吗?”小道士用气声骂他。




“怕什么,他们又打不过我!而且,这不有小道长护着我吗~”狐狸趴在柴房顶上,笑嘻嘻的说,说完还跳起来从上面扑下,差点把人给压趴下。




“臭狐狸!早晚被你给害死!”小道士强忍着笑意假装嗔怪,骂完还不忘把这黏人狐狸给扶起来。
















远远的,王也就看见一个白衣青发的男人坐在树上,他也不觉得奇怪,径直走了过去,心想肯定是那只白狐狸变的。



TBC.




失眠产物,坐等下次失眠lo

在神奇动物二里看到的彩蛋和一些细思恐极的细节








剧透预警!!!!!!!单纯讨论剧情不磕西皮!!!!








在神奇动物二里看到的彩蛋和一些细思恐极的细节


🌟邓布利多教授的课程和hp3里卢平教授的是同一节课


🌟凤凰幼崽幻化成凤凰刚好对应hp2里老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


🌟尼可勒梅打开保险箱拿书的时候里面放着的红色宝石正是魔法石,对应hp1《哈利波特与魔法石》


🌟麦格教授年轻时是个穿着玫粉色裙子的金发女郎(刚刚被告知可能是个bug,按照pottermore的推算资料麦格教授这个时候应该只有十几岁,但是最近这段被删掉了,坐等罗姨“银舌诡辩”😏不过罗姨也没有正面回答过麦格教授年龄的事情,所以应该也不算bug)


🌟拉解押格林德沃的马车的是夜骐,只有真正理解死亡的人才看得见夜骐(当时罗姨讲的时候被问哈利不是婴儿时期就见证了母亲的死亡,为什么一直到五年级才看到夜骐,罗姨解释只有理解了死亡真正意义的人才看得到夜骐,电影里可能纯粹就是个彩蛋,我个人想要理解成是因为我们已经见证过其他角色的死亡了,所以也能看到电影里的夜骐,啊哈,,罗曼蒂克)


🌟丽塔临死前对斯卡曼德兄弟说的i love u是讲给纽特还是忒修斯呢?


🌟看看黑发 失去母亲 父亲暴力 两种意义上混血的斯莱特林们是不是都是痴情怪,单相思。斯内普为了莉莉反抗伏地魔献出生命,丽塔 莱斯特兰奇为了斯卡曼德反抗格林德沃献出生命


🌟格林德沃洗脑时最喜欢的一句话:一切为了更伟大的利益(It would all be for the greater good.)是不是很耳熟?因为老邓在hp系列里经常说。


🌟奎妮来巴黎是为了找姐姐,可是一直到最后被盖勒特洗脑跑路,都没有再跟姐姐说上一句话,这里真的非常罗琳style(比如hp里小天狼星永远都不知道关系一直很差,性格软弱的弟弟是为了拿到挂坠盒,反抗伏地魔才丢的性命)


🌟讲到莱斯特兰奇,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贝姨,但是贝姨其实是布莱克家的,只是嫁到了莱斯特兰奇家而已🐒


🌟纳吉尼是伏地魔的魂器不用讲了叭,还有霍格沃茨出现时的bgm,门钥匙,万咒皆终像不像阿姆斯特朗版咒立停?


🌟虽然大家都在磕cp,但是我却觉得罗姨把纽特和蒂娜的戏处理的特别好,两个人都是不善言辞(讲真看hp系列这么多年,除了斯内普老邓格林德沃还真没有见过很有语言艺术的人了),但是蒂娜一下就知道纽特想把她的眼睛比喻成火蜥蜴,这他妈是什么美好的爱情!


🌟罗姨官方回答过的问题,老邓是gay,百度百科上也讲老邓和格林德沃年轻时结为恋人,hp里提过老邓击败了第一任黑魔王,但是格林德沃在被蛇脸怪杀死之前还试图保护老邓的坟墓,嗯——耐人寻味,因为当下他俩好像真的挺恨对方的(重新编辑一下)


🌟一个小小的分析:其实我刚看到克雷登斯是老邓家的人的时候,第一反应是:这他妈绝对是格林德沃的骗局,肯定是他利用和老邓的血誓把凤凰骗过来的!但是后来想想还真有可能,罗姨不就是喜欢搞一些误会,巧合,剪不断理还乱,罗姨式悲剧吧





尼可勒梅出来的时候,还有霍格沃茨的bgm响起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那儿可劲儿鼓掌好难过😢,只看了一遍应该有很多漏掉的地方,好想看彩蛋盘点啊

凡尘往事 00

私设王也没去武当,比诸葛青小,十五六岁,少年天才(???),而且诸葛青(二十左右)显小。(这些都不重要。。。)

       中海集团的老总王卫国想让人看看新宅子的风水,帮忙布置一下,就叫人帮忙打听。杜哥打听到浙江兰溪的诸葛家是看风水的好手。王卫国就寻思着叫杜哥去请个先生回来给帮帮忙。正巧家里老三王也整日无所事事的,早早本科毕业,也不读研,在公司占个总裁的位置跟过家家一样,甩手掌柜似的把工作托付给发小金姐等人。王卫国也拗不过这个整天四处溜达,游手好闲的懒儿子,也就由他去了。这不听说兰溪的景致好,有山有水,那诸葛八卦村还是个国家四级旅游景点,王也和杜哥的感情也不错,就想让杜哥带着王也出去走走,旅旅游,活动活动。王卫国本以为得逼着这小子才能把他赶出去,没想到王也这次一点没犟,一口答应。草草收拾一下,就跟杜哥打飞的去了兰溪。
       到了兰溪,杜哥和王也到提前预约好的酒店,休息了一宿就带着王也去了诸葛家在市里的别院。
       在民俗气息还算浓郁的兰溪市里,见到一处古韵十足的大宅院也不甚稀奇。只是王也看惯了家里那明晃晃的暴发户布置,这素雅的院子,看着倒是舒服,还有点稀奇。被管事的领进门,一路上都是黑瓦白墙,绿意盎然。到了会客厅没见着想象中须发尽白,仙风道骨的老先生,倒是坐着两个打扮浮夸的年轻人,看起来比王也大不了多少。还带着一个小姑娘有说有笑的。见了王也和杜哥,站起来,大大方方的问了好,待客人落座,客气了几句,就开始跟杜哥解释这风水上的学问,说起话来倒是不似他们的打扮那么不靠谱。带着点浙江方言的二普通叫王也听得是一头雾水,不一会儿便开始昏昏欲睡。当家的两人见王也年轻,也听得心不在焉,就建议他到院子里转转。王也正闷的发慌,自然是欣然接受。
       院子虽然不大,倒也够王也转一会儿了。从会客室走出来,穿过门廊,拐到后院,就见一个清瘦的年轻人从偏屋走出来。那人也是看起来跟王也差不多的年纪,只是这人身上没有会客室内那几人的风尘气,穿着白褂子在后院的植被之间,竟有种嫡仙的感觉。王也心中忍不住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。正准备绕过那嫡仙似的人,那人就看了过来。嫡仙眯着眼睛,一副和善的模样,这“嫡仙”正是诸葛家年轻一辈儿的诸葛青。当时的王也自然是不知道这么回事儿,被这嫡仙看的一愣。这人对王也一笑,仙味儿里硬生生生出几分狐狸的邪气。王也顿时无语,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憨憨一笑算是回礼。
       诸葛青作为家里年轻一辈儿的佼佼者,一直在诸葛八卦村里修行,很少与除家族外其他异人结交。这回被老爹交代,带着小白出一趟任务,只是任务只准小白一人参加,而且还是公司的安排,诸葛青一头雾水,但也不好打听,就暂时住在别院等白出任务回来(蛊童事件)。虽然不晓得小白这小屁孩儿的任务是什么,但就当为自己放假了。今天接到通知小白任务完成了,刚准备出门去接人,就遇见个生人。乍看之下以为是个女儿家,仔细一瞧原来是个扎辫儿的少年,就估摸着是哪座道观来的小道士。当下决定前去打听打听,只是没想到这小道士回了他笑,立马脚下生风,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。
       从偏门儿拐到前院,没见着那小道,就瞅见大萌那丫头噔噔噔的跑了过来,青就问她:“你今天怎么有闲工夫跑到这里玩??姑奶奶给你放假了?”
       “哪儿有的事儿,今天来了俩客人,想请咱们去北京给人家家里看看风水。我来凑个热闹,还被那俩倒霉玩意儿给撵出来了!”
       北京的跑到南方找风水先生?好本事,还找到诸葛家了?诸葛青心里琢磨,但也没怎么在意。就问:“没有其他客人了?刚才还瞅见一位小道士在后院溜达。”
       “哪儿来的道士?”大萌顿了顿,转念一想,那王卫国的三公子是个扎辫儿的,心下了然,“你不会把那富二代当成道士了吧?刚观和升见他待着无聊,让他自己出来溜达,你见的‘道长’估计就是他。不过他们俩可不是异人,都只是普通人。”
       诸葛青暗笑自己看走眼了,便招呼大萌一起去接出任务回来的小白。
       不得不说,诸葛白真的是,相当狼狈。半长的头发被扎了一头的小辫儿,眼睛还有点肿,诸葛青还好,大萌毫不客气的指着小白开始大笑,边笑还边教训老小侄子脾气太软,被小姑娘们抓来当洋娃娃玩儿了。不过大萌笑完还是好心的把老小侄子的辫子都拆了,只是头发被皮筋勒的变形,炸了一头的乱毛。等大萌和小白吵完嘴,诸葛青才开始问小白出的任务是什么,小白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就把和其他小孩子的打闹过程给诸葛青描述了一遍。诸葛青听得一头雾水,头一歪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车到了地方,白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跟孩子们的经历,只是倾诉对象换成了大萌。
       刚进门就见诸葛观和诸葛升领着两个人从院子里出来。那两人一前一后的跟着观和升往前走,走在前面的是个面目和善的中年男人,跟在后面的正是被诸葛青误认为是小道士的王也。虽然已经知道这小子不是异人,但诸葛青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
       王也虽然扎个辫子,但额前碎发颇多;眼睛不小,但也没全部睁开,跟没睡醒似的。见到诸葛狐仙,也不躲闪,倒是让盯着人看的诸葛狐仙有一瞬间的尴尬。观和升跟诸葛青打了招呼,给杜哥和王也介绍了一下诸葛青。几人互相点头道了句好,也没再多做停留。
       再次见到王也的时候,是在诸葛八卦村里。诸葛青被大萌喊去帮忙,路上遇见一批旅游团,王也和杜哥就坠在队伍的最后面,不过这回诸葛青没瞧见王也,王也和杜哥先看见的他。诸葛青的眯眯眼非常令人印象深刻,因此尽管只有一面之缘,杜哥也记得他。
       杜哥老远看见眯眯眼诸葛青逆着旅游团的人流走过来,就朝诸葛青招了招手。诸葛青也是看惯了旅行团的来来去去,也没分出心思多留意旅行团里形形色色的人,就见个人老远开始招手,心里还琢磨着这人干啥啊,等走近了才反应过来,再一瞅,这大叔身边还站着个人,就是那扎辫儿的少年。三位非常客气的打了招呼也没多做停留,就又各走各的了。
       如果碰巧遇见两次是缘分,那一而再再而三的巧遇就可能是有心为之了。
       当天夜里,王也在钟池边遇见正在散步的诸葛青和诸葛白。晚风微暖,三人同行闲谈。从北京的生意,扯到南方的天气;又从西部的风俗扯到东边的八卦。不知为何,诸葛青和王也言谈之间非常融洽,连取笑小白都很合拍,把小白气的直跺脚,撅着张嘴也不搭二人的腔。
       说着说着就扯到了诸葛家的八卦,王也开玩笑让两位半仙给自己卜一卦,诸葛青也应了王也的玩笑,装模作样的拉着王也的手给人摸手骨。
       “山人我给你看看啊……”诸葛青拉着人家的手,眼睛却盯着王也的眼睛瞧,发现这小子虽然看起来没睡醒的懒散样子,眼神却是十分锐利,眉眼间不似世俗之人,可惜王也只是个普通人,若是异人,定不是庸才。这话自然是不能说的,诸葛青正寻思着怎么给王也编个瞎话乐呵乐呵,就见王也把手伸上来在下巴上挠了挠,正瞧见王也下巴上有一只不小的红包,估摸着是刚才在水边被蚊子叮了,诸葛青脑子里灵光一闪,笑道“哎呀,这位小兄弟,山人我看你额头宽阔,有福贵之相。下颌饱满,是旺夫相呀!将来必定会长命百岁!”
       小白最先反应过来,立马哈哈大笑,被这俩个儿大的欺负了半天,虽然不是亲自上阵,但可算是扳回一局。王也愣了一下摸了摸下巴才反应过来,笑骂诸葛青这个半吊子,太会挤兑人。
       天色渐晚,诸葛青和小白把王也送回旅店也就回家了。诸葛青一人坐在屋子前的门廊里
若有所思。
       奇怪,王也这小子真是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杜哥,诸葛家的人们,都是异人吧。”王也用毛巾裹着湿漉漉的头发,仰脸靠在床头上嗡声嗡气的说。杜哥正看着电脑的数据,过了一会儿才嗯了一声,也没多说什么,继续手头上的工作,即使是“旅游”,北京的事务也是不断。
       大概过了快一个小时,杜哥拿着一叠文件朝王也的脑袋上打了下去,王也正看电视,瞌睡的直点头,这一下倒是被吓的清醒过来。忙问杜哥是怎么了。杜哥叹了口气,问他:“你就不想结交你的同类吗?”
       不出诸葛青所料,王也确实不是个普通人,他是先天的异人。幸运的是,王也小时候跟过一个太极师傅,这太极师傅虽说不是异人,但教的功夫却帮助小王也调理了体内的炁,因此王也小时候一直不曾出现炁功失控的情况。也因此,不曾被公司和异人注意,而一直过着普通人的生活。
       机缘巧合之下,王也窥探到了北京异人圈的情况,当然这也是通过杜哥才了解的。当时北京的异人圈子乌烟瘴气的,王也心生厌恶,就一直未与其他异人有所接触,只是在家踏踏实实得跟着太极老师傅练功。当然也不是没有产生过了解其他异人的想法,只是异人们把自己保护的很好,王也不想贸然掺和进去,就一直没有机会去详细了解。
       这个人是异人。王也第一次见到诸葛青的时候脑子里就这么一个想法。和见到诸葛观和诸葛升时的想法没什么不同,他们和王也以前接触的为数不多的异人也差不了多少,举手投足间都透着股自命不凡,不过是样子好看了点。只是不知道哪里来的缘分,竟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巧遇。王也便忍不住留意起来,甚至还有点担心,诸葛家的老祖宗就是个半仙,这诸葛青怕不会是算出来了什么,才跟着自己的?王也反过来想想也不免好笑,说不定人家还会怀疑自己有什么企图呢!一闲下来就喜欢胡思乱想,当初就应该听老师的话去道观里历练历练。
       人一旦陷入自己的思绪就容易忘了时间,等杜哥的鼾声把王也叫醒的时候,王也才发现杜哥已经关了自己的床头灯,王也暗笑自己庸人自扰,也熄了自己头顶的灯。

闲扯几句:
       这梗是前段时间 老喂 给提的,自己又编了编,删删减减,大改几次,写的有些拖拖拉拉,留了点还能看的部分先给各位试试口,文儿写的乱七八糟,可能还会改,咳。
      各位看官哪里看着不顺畅,一定要提出啊:P,而且看了八九遍下来我也摸不准自己是不是ooc了。@_@

关于神奇动物

好吧我是变态,我想看纽特小天使养媚娃veela

一语中的。。。

Frejya:

为什么对着雅各布哭得最厉害,因为那个雅各布就是我们自己啊。
还是哭到停不下来

跨越版权的爱恋:)(无剧透,就一个小彩蛋)

美队三  中间小蜘蛛和蚁人打那点,小虫提到电影〈帝国大反击〉,电影〈死侍〉里也提到了。我就当官方发糖了!!!!话说小蜘蛛超超超超级可爱!!!!这么虐心的电影里少有的糖糖!!